likeadeadbody

十里一徘徊

【长得俊】有可能的夜晚(台北机场梗)

◎为我的长得俊好友而熬夜赶出来的脑洞
◎昨天的点 长得俊女孩应该都懂 实在太甜了
◎希望我那位一直不更文的长得俊女孩能自觉,谢谢

        “ 诶,从刚刚开始你就一直不说话,是要怎样啊?”

        看吧,总是一如既往地不耐烦。

        尤长靖心里有些委屈,明明是林彦俊在np见面会上乱讲话,说什么在床上等你,下台又跟农农聊得那么嗨,有说有笑的,而自己生一下气还要被他凶。

        不想还好,越想越心烦意乱。

        即使他只带他去台北,即使他此时此刻就坐在自己身边,尤长靖依旧难以平复突然涌上来的情绪。

        「不要吵架。不要无理取闹。」

        尤长靖这样在心里对自己讲。

        所以他选择了安安静静地休息,试图以此让自己平静下来。

        而林彦俊起床和尤长靖收拾行李时,就感受到了他似乎不开心。林彦俊不知道是因为什么。他还困着,在机场被围已经不是一件令人开心的事了,身边的恋人又莫名其妙地低气压。林彦俊很不开心,说话的语气就跟着重了一些。

        但话一出口就后悔了。林彦俊一偏头就看到了尤长靖的黑眼圈,愧疚最终还是占据了心头。

        他摘掉口罩,抬手握住了尤长靖的手,想要跟他开玩笑来哄哄他。

        天知道尤长靖并没有那个心思开玩笑。 林彦俊现在开的每一个玩笑他都会在意,会去胡思乱想。

        “ 尤长靖,你现在这样真的很丑哦。”林彦俊倾身靠近尤长靖,笑起来,露出他的酒窝,眼睛一直望向尤长靖眼底。尤长靖撇了他一眼,把头别开。

        「我丑,那你去别人床上啊。」

        “ 尤长靖尤长靖,你吃东西吗?我有买你最爱吃的,你猜是什么?不过估计你也猜不到啦,你喜欢吃的实在太多了。” 林彦俊碰了钉子,摸摸鼻子然后给尤长靖找吃的。

        「我吃得多,又没吃你的。」

         “ 尤长靖。” 林彦俊轻轻按了一下他的头。尤长靖回头,瞪他,然后又给了他一个白眼。林彦俊拉着他的手,收了脸上的笑,一直看着尤长靖。

        他们坐的这个航班,头等舱只有他们两个。整个空间都很安静,尤长靖慢慢地被林彦俊看慌了,抽手出来推他:“ 走开,我要补觉。”

        林彦俊在他抽手的那一秒又将他的手拉了回来,同时轻轻地吻了一下尤长靖的唇:“ 虽然不知道你为什么生气,但是不要生气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 尤长靖被他这么一亲,其实气有消下去一点点。他一直看着林彦俊,脑海中又开始循环播放他在np的撩人的话语。

        尤长靖用力抽回了手。林彦俊看着他,心情已经开始慢慢变坏,耐心也在一点一滴消磨。

        下一秒,尤长靖起身,跨坐在林彦俊身上。伸手从林彦俊的包里拿出一包薯片,在林彦俊疑惑的目光中拆开了它,拿出一片用嘴唇夹住,然后用空着的那只手抬起林彦俊的下巴,再用嘴把薯片渡给了他。

        “ 我不喜欢这个味道了,你要重新记一遍我喜欢的口味。” 是开始消气又有些胡搅蛮缠的语气。

         “ 尤长靖你先…下来。我刚起床…” 林彦俊左手揽上尤长靖的腰,想把他从自己大腿上抱下来。

          尤长靖双手勾着林彦俊的脖子,忽然就笑了:“ 我告诉你我为什么生气。因为你在见面会说在床上等着别人,因为你和农农聊得那么开心,因为你总是凶我。所以我不开心了。我也不要让你开心。” 说完就微微地动了动,低头在林彦俊的胸前细细地啃。

         林彦俊呼吸开始急促,手也慢慢从尤长靖的腰滑到了尾骨,再从衣摆伸了进去。

         真是要命。

         尤长靖毫无章法地啃林彦俊的嘴,只是发泄似地,蹂躏着林彦俊的薄唇,直到嘴里好像有了一丝丝血腥味。

         “ 宝贝,”林彦俊舔了舔嘴皮上被啃破而渗出来的血,喉结滚动:“我硬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  尤长靖突然抬起眼来看他,像恶作剧成功的小孩,笑得灿烂嚣张:“ 关我什么事。”

          说完就挣脱林彦俊的手,坐回了自己的位置。

          林彦俊很难受,非常难受。

          “ 尤长靖…”

          “ 这是我的惩罚,你试试看再有下次?”尤长靖把刚刚被林彦俊揉乱的衣服整理好,甚至把扣子都一颗不漏地扣好,不再漏出任何一点可能会引起林彦俊兽性大发的部分。

        林彦俊有些哭笑不得地看着他做完这一切,然后凑近尤长靖,在他耳边轻轻道:“ 你让我去个厕所。”

        刚耍完流氓的尤长靖耳朵爆红,眼神躲躲闪闪:“ 你去啊。”

        等到林彦俊回来的时候,他们已经快到了。飞机降落前,尤长靖拍了拍林彦俊:“你快点把衣服穿好啦。”

        林彦俊笑着看他:“干嘛啦,难得你主动一次,我不想破坏 ‘ 犯罪现场 ’。”

        尤长靖有些后悔。

        他今天也没带口罩,不知道会不会被发现。

        出机场时,林彦俊把帽子压得很低,墨镜和口罩完全遮住了他笑弯了的眼与上扬的嘴角。他偷偷看向一本正经装严肃的尤长靖,心情大好。

        直到两人在保镖的护送下上了车,林彦俊才跟尤长靖说话。他用只有尤长靖能听见的声音道:“尤长靖,你欠我一个有可能的夜晚。”

        尤长靖没理他,看着车窗外,却看见了倒影在车窗上的自己的脸,以及模模糊糊的林彦俊。

        台北的天渐渐暗下来。

@域箐

评论(6)

热度(307)